您的位置:首页 > 外贸实务 > 工作研究
新关税政策即将生效,下面我们将介绍一些方法帮助商家渡过眼前难关

品牌公司以及零售商最早将于下个月迎来新的关税政策,届时中国制造的大部分服装以及鞋类的进口成本将上涨 25%,不过商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减轻关税冲击。

 
美国纽约——当特朗普总统去年首次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时,为 Dickies 和 Levi's 等知名品牌生产男装配件的 Randa 把他们位于危地马拉的皮带厂产能提高了整整一倍。
 
Randa 可谓十分幸运,他们赶在新一轮贸易战之前完成了危地马拉皮具厂的扩容计划。特朗普总统在不久前宣布对包括皮带在内的新产品类别征收关税,并提议对从中国进口的另外 3250 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其中包括大部分服装以及鞋类,征税政策最早可能于 6 月 24 日生效。Randa 有很大一部分商品产自中国,这意味着其进口成本将增加 25%,不过至少那些在危地马拉生产的皮带可以免受影响。
 
Randa 高级营销副总裁 Richard Carroll 表示:“对危地马拉工厂进行扩容有利也有弊,我们把此次危机视为一个将制衣业务迁出中国的机会。”
 
许多服装制造商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贸易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国约 40% 的进口服装以及 73% 的进口鞋类产自中国。从 H&M、Forever 21 等快时尚连锁店,到 Ralph Lauren 以及 Calvin Klein 等高端服饰品牌,关税将对时尚界带来深远影响。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降低征税政策对公司收入带来的影响
 
服装企业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到底是应该重新调整供应链还是提高销售价格。关税政策维持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从本质上改变时装行业的运行方式。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降低征税政策对公司收入带来的影响。”Samsonite 首席财务官 Reza Taleghani 本月早些时候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会从商品定价、与供应方协商,以及产品重组这三方面入手保证公司收益少受影响,事实上我们目前的产品种类太过繁多,不利于集中生产。”
 
在新的关税政策生效之前,品牌和零售商可以提前做好准备,调整供应链或事先做好消费者沟通工作。
 
在他国设立新生产线
 
Cowen 分析师 John Kernan 说,拜新一轮的征税政策所赐,各大时装公司将损失超过 20% 的净收入。他还表示 Skechers、G-III 服装集团、Carter’s、PVH 以及 Ralph Lauren 等服装企业受到的打击尤为沉重。
 
各大服装品牌不可能在短期内将生产业务搬离中国,从而完全避开关税。因为想要在印度、越南或孟加拉国设立新生产线至少需要数月时间,而且还无法保证新的合作伙伴能够以同样的质量、成本以及速度交付产品。服装公司还需要意识到美国政府可能会与中国政府达成某种协议,进而取消关税,如果贸然对供应链进行重新布局可能会吃大亏。
 
多年来,许多服装品牌逐渐将部分生产业务迁出中国,这是因为中国的制造成本正在慢慢上升。J.C. Penney 首席执行官 Jill Soltau 上周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在“为商品的生产工作提供应急预案”,并在第一轮贸易战开打之际于全球范围内寻找新的生产基地。
 
像 J.C. Penney 这样的大型企业通常都设立有专职人员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成本最低、产品质量最高的工厂。规模较小的企业可以在贸易展以及行业交流活动中寻找新供应商。
 
Kernan 指出,大多数品牌会选择在亚洲的其他国家设立新厂房,但即使是孟加拉国以及越南等快速增长的制造业中心也没有能力应对中国外流的大规模订单。
 
美国制造的最大优势在于,不管有没有关税,我们都可以根据需求快速生产商品,减少货物积压。
 
一些公司正在尝试把生产线移回美国,虽然成本更高,但货物可以更快地运抵客户手中。鉴于中国制造成本逐步攀升,同时各品牌都在探索快速交付产品的办法,McKinsey 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分析了美国制造的利与弊。
 
投资公司 Interluxe 和保理公司 Hilldun 的创始人 Gary Wassner 最近还在圣路易斯开设了一家针织厂。
 
他在接受 BoF 采访时表示:“这种针织厂在今天能够生存下来,依靠的是高科技以及精良设备。这样一来可以免除从中国空运商品到美国的种种麻烦,二来还能在美国本土创造就业。”
 
Suuchi 是一家与 230 个服装、鞋类和配饰品牌有过合作的初创企业,他们在新泽西拥有自己的制衣工厂。这家公司在其技术平台上时刻更新包括设计、采购、生产和运输等各个环节的进度,以便于合作方能够跟踪整个过程。
 
公司创始人 Suuchi Ramesh 表示:“美国制造的最大优势在于,不管有没有关税,我们都可以根据需求快速生产商品,减少积压货物的情况。”她还补充说,Suuchi 自家工厂及其他 140 家使用了本技术的合作工厂每年总产能约为 1200 万件。
 
然而,美国制造对大多数品牌来说并不现实:全球劳工与人权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Labour and Human Rights)的数据显示,在孟加拉国生产一件牛仔衬衫的成本仅为 3.72 美元,而同样的服饰在美国生产却要花费 13.22 美元。
 
为商品寻找新原产国
 
如果把生产过程中的某些步骤移交给他国工厂完成,那些依赖中国制造的品牌有可能可以避开征税。
 
美国海关将商品的原产国定义为“完成了最重要组装环节的国家或关键部件生产国”。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那些完成最终组装环节的国家才是商品原产国。如果一件毛衣使用的纱线来自秘鲁,其布料编织环节在中国完成,但却在越南裁制成衣,那么越南可能会被视为这件毛衣的原产国。
 
如果你拥有一家内衣公司并在中国完成机织、剪裁以及缝纫环节,我们可以帮助你将剪裁和缝纫那部分工作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完成
 
“如果你拥有一家内衣公司并在中国完成机织、剪裁以及缝纫环节,我们可以帮助你将剪裁和缝纫那部分工作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完成,这样你就可以辩称,产品原产地不是中国。”Miller & Chevalier 律师事务所的 Richard Mojica 说,他一直以来就关税问题为各大零售商以及服饰公司提供法律咨询,“这些所谓的收尾工作,可以在越南、印度等地完成。”
 
Mojica 还建议,企业应该先向美国海关提交设想好的供应链,并就是否必须支付关税得到裁决。不同品牌可能得到不一样的回复,裁决结果通常在 30 天内公布。
 
在关税政策生效前囤积商品
 
各大品牌还可以要求供应商赶在 6 月 24 号前将货物运抵美国,从而在短期内避开征税。据商业金融集团(Merchant Financial Group)首席执行官 Adam Winters 透露,正常情况下时尚品牌会在商品上架前一个月完成接收工作,从而减少库存。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一些商家正在考虑一次性完成今年的所有订单,囤积货物以渡过眼前难关,为此商家需要大笔资金。他们可以向商业金融集团这类提供短期信贷服务的公司寻求帮助,以筹集资金支付成本费用。
 
未来几周,水陆空货运航线必将十分繁忙
 
Winters 说:“一些客户最近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能为其提供资金支持,帮助他们在 6 月 24 日前把所有的秋季商品运抵美国。未来几周,水陆空货运航线必将十分繁忙。”
 
他补充说,一些公司单单依靠这种方法来度过难关,并希望特朗普总统最终会在第二次选举期间减轻关税。
 
共同分担关税成本
 
另一种短期解决方案是品牌企业与供货商以及零售商达成共识,一同分担关税成本。
 
举个例子,如果某品牌平常以 100 美元的成本价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一件毛衣,但现在却要多付 25 美元的关税,他们可以一边要求制造商降价 5 美元,并说服零售商再加收 5 美元, 一同承担关税费用,减少利润可能比完全下架商品要好得多。
 
我不认为供应链中的任何一个环节能够承担由关税引发的成本上涨问题
 
Randa 高级销售副总裁 Meredith Travers 说:“我不认为供应链中的任何一个环节能够承担由关税引发的成本上涨问题。各方都在努力工作,争取不立即将成本上涨问题转嫁给消费者……各方都清晰地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大家都伸出援助之手,希望能够共渡眼前难关。”
 
西部服饰品牌 Boot Barn 在美国拥有 234 家门店,其首席执行官 James Conroy 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他们正在与供应商以及工厂就如何降低关税影响展开讨论,对寻找低成本货源以及提高供应链效率等各种举措进行分析。
 
他补充说:“无论关税会为我们带来何种影响,我们有把握最终将其转嫁给消费者。”
 
探索“首次销售”计划
 
在“首次销售”计划中,服装制造商将产品卖给中介机构(成本价,这是首次销售),中介机构再将同样的产品卖给进口产品的美国品牌(成本价加经手费,这是第二次销售)。品牌以第一次销售的成本价来支付关税,这样做就可以将经手费排除在关税外。
 
Mojica 说,许多服装、鞋类品牌早已利用“首次销售”来降低成本。
 
但他也发出警告称,这是一种高风险策略。“‘首次销售’一直受到海关的严格审查,再加上此次关税变动,美国海关肯定会对这类活动卡得更紧。”
 
获得首次销售资格的前提是,生产者和中介之间的交易必须是真实销售。品牌应该向律师以及咨询公司寻求帮助,从而达到海关要求。
 
向美国政府提意见
 
从现在到 6 月 10 日间,企业还可以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交意见。他们将于 6 月 17 日举行听证会。
 
书面评论是企业反对普遍征收关税的一种方式,企业可以借此要求特朗普政府修改政策,对小范围产品征收关税,进而保证许多在此次征税名单中的商品不受影响。
 
企业不得不采取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来抵御关税风暴
 
这方面早有成功先例,在特朗普宣布对进口钢铁征收关税后,数百家美国钢铁公司申请关税豁免,并最终如愿以偿。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商务部批准了 370 家公司的关税豁免申请。
 
企业公开表达反对意见也会让政府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并为其施加政治压力。上周,包括耐克和阿迪达斯在内的 170 多家鞋类企业联合致函特朗普政府,称拟议中的关税政策会引发“灾难性”后果。
 
“我希望各方交易依然能够继续进行,因为这样对双方都有益处。”Winters 说道,“与此同时,企业可能不得不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来抵御关税风暴。”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来源:时装商业评论)

安徽省进出口商会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安徽省进出口商会)”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日内与商会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

如未与安徽省进出口商会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电话0551-67122765 

邮箱: accie@foxmail.com

 

电话:0551-67122760、0551-62614642—808 | 传真:0551-67115020 | 电子邮箱:accie@foxmail.com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路327号富达大厦五楼 | 邮编:230061 | 版权所有:安徽省进出口商会 | 皖ICP备08101950号